一根迎风飘扬的腿毛

【周叶】恒星罗盘 21

目录

忘记发广告了:《不完全燃烧》余本链接


看着叶修长腿一迈,竟是真的要去找人,黄少天怀疑道:“老叶你等等,你该不会是看人长得好,趁机去勾搭吧?卧槽,那小子都不知道有没有18,你节操赶紧捡一捡,不要把不可燃垃圾丢出国门!”

叶修斜了他一眼:“哥是这样的人吗?”

黄少天:“是啊!”

叶修懒得理他,拖着脚步往周泽楷消失的那堵隔断墙走去。他倒真没什么别的心思,虽然青年的长相很对他的胃口,不过他对一夜情既没有兴趣,也嫌风险太大,还真的是去助人为乐的。

要说为什么,那大概就是喻文州说的,这不是无聊吗,而且就是个顺手的事。

绕过隔断墙,他才发现原来酒吧后半还有另一片天地。墙体将前半部的噪音弱化了,后半摆了两张台球桌,卡座也多是二到三人座,适合密友情侣低声交谈。一人高的绿色植物适当地阻隔了路人的视线,角落的灯光特意调暗,倒有几分情调。

叶修双手插兜走进男士洗手间,一眼就看到目标人物正在洗手。他径直走上前,隔着镜子和对方打招呼:“哈啰。”

周泽楷抬起眼,对上叶修的视线,表情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眼睛茫然地眨了两下。

他……出现幻觉了?这是叶修吗?叶修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和他说话?

周泽楷转过身,一时懵逼到语塞,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正好这会儿洗手间只有他们俩,叶修开门见山:“和你一起的,是你朋友?”

周泽楷大脑完全处于卡死状态,近乎白屏,呆滞地摇摇头:“同……学。”

“哦,那就好。”男人抖出一根烟点上,懒懒散散地吐了个小烟圈,“回去别碰桌上的东西,什么也别喝。不知道那小子往你的杯子里放了什么,自己小心点吧。唔,我突然和你说这个,你大概不信……“

“不……信、信的。“周泽楷紧张到差点咬了舌头,心下一阵懊恼,深呼吸稳住心跳,”……谢谢。“

“没事。”叶修说完,心情放松地就转身溜达出去了。周泽楷条件反射地跟上,脑子里一团浆糊,还是没闹明白为什么叶修忽然来和自己说这么一段话——难道他就真的只是来提醒自己的?

两人前后脚出了洗手间,叶修走在前头,眼尖地发现和周泽楷同桌的两个年轻人从隔断墙后转了进来。两人正聊着什么,一时没注意这边,叶修反应极快,迅速转身抓住青年的手臂,将他拉到一旁的绿色盆栽后,往墙上一咚,自己侧身挡住他。

那两人闲聊着走近,其中一个说“他怎么这么久”,另一个问“不会是跑了吧?”,眼角余光往叶修的后背扫过,完全没注意到被他隐匿在阴影里的周泽楷,就这么走进了洗手间。

“幸好哥机智。”叶修一手撑在周泽楷耳侧的墙上,探头看了一眼那两人,扭头笑道,“这算英雄救美吗?”

暧昧的灯光和略带得意的表情让男人透亮的眼睛里似有眼波流转,弯起的眼角勾起一个撩人的弧度,好看极了。周泽楷怔怔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叶修,看着对方舒展的眉眼、含笑的嘴角,连本该刺鼻的烟味都像带了小钩子,随意一勾手指,就把他的神思晃悠悠地牵走了。叶修并没有紧贴着他,两人之间留下了足够礼貌的距离,可当男人温热的呼吸轻轻地拂在他脸上时,那一处的皮肤还是瞬间烧了起来。

青年猛然涨红了脸,背后出了一层细汗。他感到一阵呼吸困难,心跳急促,几乎听不清叶修的话:“……嗯?”

叶修:“你还要回去找他们吗?”

周泽楷呆呆地应道:“……不。”

男人伸长脖子张望几番,找到了后门的位置,示意青年跟上来:“走吧,他们找不到你,马上就要出来了。”

周泽楷对于自己怎么离开酒吧回到马路上完全失去了记忆。夜风将他不知道出差到哪儿去的思绪拉了回来,视线却还粘在叶修脸上,迟疑地问:“你是……叶修?”

叶修咬着烟,笑道:“终于问了?我是叶修。”

他本想开玩笑再问一句“要签名吗?”,可是看青年一脸神思不属,也不知是不是还在后怕,便稍微端出点年长者的正经架子,拍拍对方的肩:“早点回去吧。”

周泽楷嘴唇动了动,正想说什么,叶修察觉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接起来道:“喂?没有,你想哪儿去了,注意素质啊……我在门口,马上进去了……嗯,拜。”

他冲仍呆愣着的周泽楷挥挥手,说了句“晚安”,就潇洒地转身走进酒吧,找黄少天他们去了,浑然不知这短短十分钟,给身后的青年留下了多么强烈的冲击。

“就这样?”回忆完往昔的叶修仔细地又重温了一遍自己说过的话,怎么看怎么正直,感到十分不可思议,“这样你就弯了?我什么都没做啊?”

周泽楷微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没有……是后来……”

那天晚上的周泽楷大概只是有些小鹿乱撞,有些想亲近叶修本人的渴望,因此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学校,想找叶修,却发现剧组在C大的拍摄已经结束了。

他失落地回了家,一连几天都闷闷不乐。过了一阵子,成功打入叶修粉丝群的周泽楷得知了叶修主演的新电影要举行首映式的消息。他费尽心思才搞到一张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国,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叶修。

叶修探身去拿茶几上的烟盒的动作一顿:“你竟然来过《灰角》的首映式?”

周泽楷把滑落下来的毯子拉上来裹住叶修,手趁机伸到男人腰后搂住对方,眯着眼睛“嗯”了一声。

“我记得《灰角》首映来了特别多人,我应该没认出你吧?”

“嗯。”

周泽楷人回了美国,心却留在了大洋彼岸,四年里飞回去无数次,却再也没有机会和叶修说过话。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份思念彻底变了质,让青年不再满足于台上台下的遥远距离,想走到男人身边去,已不可考。他只知道,如果不能变得足够强大,站得足够高,即使真的和叶修在一起了,他也会是被保护的那一个。

周总裁的追星路十分励志地拐成了追男友路,并且还真让他走通了。叶修这下算明白过来了:“所以你是追星追着追着就弯了。”

周泽楷觉得“弯”这个动词是否真的存在还有待商榷,毕竟在叶修之前他没有正经喜欢过什么人,对来自同性的追求第一反应也不是排斥,而是“对这个人没兴趣”。

“怎么,怕我有罪恶感啊?”叶修捏捏青年光滑的脸颊,笑道,“都是我的人了,就算有罪恶感,也不能撒手啊。”

摸着不过瘾,他又贴过去亲了一口。周泽楷眉眼弯弯,正心满意足地任他蹂躏,就听叶修冷不丁问:“所以为什么一开始不说?”

周泽楷:“……”还以为蒙混过关了,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他视线游移,吭哧吭哧半天,最后小声说:“……丢人。”

之后回忆起那天晚上自己在叶修面前的一举一动,周泽楷深深觉得只有“黑历史”三个字可以代表那颗因为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不佳而受伤的少男心。

叶修已经笑得滚到地毯上去了。

周泽楷:“……”

他揪住叶修卷走的毯子一角,连人带毯子一起拉回来:“去洗澡?”

“去,你等我一会儿。”叶修爬起来,指着刚才整理出来的那叠武侠片,“你挑一部……我让你挑武侠片,你手往我那一堆伸干嘛!”

周泽楷默默收回惯性伸向叶修参演过的碟片的手,老老实实地开始翻武侠片,一边还抬头冲叶修讨好地笑了笑。

叶修都走到浴室门口了,见状又奔回来,在周泽楷疑惑的视线中,弯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发出一声小小的“啾”。

小周也太可爱了!……恋爱果然使人滤镜四十米厚,叶修想着,笑眯眯地洗澡去了,留下周总裁抱着毯子和碟片抓心挠肝地蹬腿。

电影看到后半,熬不住时差和长途飞行劳累的周泽楷静悄悄地睡着了,脑袋歪在叶修肩膀上,呼吸平稳悠长。叶修关了电视,抬手比划了一下,觉得要把周泽楷抱上床这个任务太过艰巨,干脆抱了枕头和两床鸭绒被出来。他把茶几搬开,暖气开足,小心地扶着周泽楷歪倒在毯子上,被子一裹,舒舒服服地挨着小男友睡着了。

倒时差是最蛮不讲理的失眠要素,周泽楷半夜三点忽然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发现身边睡着一个人,整个人都惊醒了,刷地坐起身,惊恐地抱着被子,直冒冷汗。

叶修睡眠质量拔群,压根没被他吵醒,仰着肚皮睡得正香。周泽楷呆了一会儿,渐渐回过神来,这一下甜到了心口,开心地躺回去,手在黑暗中准确地摸上男人柔软的小肚子,嘴角翘得老高,又闭上了眼睛。


虚假外链


TBC

评论(34)
热度(328)
© 千夜壹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