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一夜

周叶only

【周叶】我不是,我没有 7

周泽楷不知道的是,在他用出那个押枪之前,叶修想的是:哎哟这个神枪手很不错啊,试试招揽来嘉世。

叶修的眼光素来犀利准确,开打才没多久就确认了这个野人神枪手水平不俗。他不用像指挥气功师和剑客一样仔细,神枪总是在他要开口之前就已经走到了理想的站位,放出了他希望的技能。虽然看得出这个神枪对副本并不熟悉,但是他的意识和素养好,又是不用贴身的远程,很快就摸清了副本的机制和规律。

到第一个boss打完,叶修看了眼输出列表,神枪手紧紧跟在沐橙的枪炮师后面,甩开剑客和气功师一大截。

到了第二个boss,他的输出就已经跃居第二。叶修看着数据,对比他的战斗方式,觉得数据还有提升空间,但是为了稳妥不OT,他有意...

【周叶】我不是,我没有 6

气功师和剑客各自在团队频道打了个长长的省略号。就在他俩犹豫要不要重新找个队的时候,悄悄进村又在队聊里说话了:孤舟夜流没问题?

孤舟夜流:嗯

如果真的刷不过去,自己单刷也行,周泽楷倒是无所谓。

气功师惴惴不安地问:没治疗,谁T?怎么打?

悄悄进村:我T,我来指挥

气功师还在那纠结呢,最后一个队友也已经来到了他们身边,是个女枪炮师。

悄悄进村:进本吧。

他和女枪炮师先进去了,周泽楷检查了一下红蓝药,也跟着进去了。剩下两个人面面相觑,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副本。

看五个人都刷新在副本地图了,悄悄进村那儿传出一阵摆弄耳麦的声音:“门口这波小怪我简单说一下。”

悄悄进村的打法听起来很简单,枪...

【周叶】我不是,我没有 5

*私设如山……(仿佛说得太晚了,捂脸

--------------


早上醒来发现颜值拔群的后辈全裸压在自己身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顺便有没有烟来一根。

两人鼻子对鼻子眼对眼地互瞪了一会儿,各自刷了一打的感叹号后,周泽楷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压着叶修,赶紧手臂一用力把自己撑起来。

叶修一脸淡定地看着他慌慌张张眼珠乱转,一边想着嗯小周确实对得起联盟第一脸这个说法,长得是好看,刚起床全素颜也经得起三百六十度近距离审视;一边视线一路往下,扫过胸肌腹肌人鱼线,赞许地点了点头。

“小周身材不错哈。”

周泽楷跟着叶修的视线一起往自己身下看,然后僵住了。

叶修数着一二三,枪王大大脸轰得一声红成...

【周叶】我不是,我没有 4

略过小短腿爬楼梯的艰难困苦不提,叶修把周泽楷带进房里,揉了揉他的脑袋——这个动作他现在是越做越顺手了,问:“洗个澡?”

周泽楷点点头,悄悄踮起脚打量了一下周围。房里两张双人床,两张书桌,两台配置了荣耀登陆终端的电脑。一张床上整齐地码着一摞小孩的衣服,最上面是睡衣还有——内裤。

周泽楷迅速瞥了一眼,确定都是纯色的款式之后安心地松了口气。他一点也不想穿可爱花哨的童装。可是再一看,叶修已经拿起那条可爱的儿童内裤,修长的手指一展,就把那一点布料给撑起来了。

轮回队长还来不及把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不合时宜的念头掐掉,就看到叶修转过来,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他的裆部,然后又看看手中的儿童内裤,不知道想到什么...

【周叶】我不是,我没有 3

就这么忙乱了一阵子,等大伙儿终于想起来吃晚饭的时候,外卖早就凉了。陈果张罗着几个小辈把菜重新加热去,叶修就心安理得瘫在一旁的沙发上,跟周泽楷说话。

准确地说是他在提问题,周泽楷用打字回答。陈果找出了一个不用的旧手机,栓上个可以伸缩的手机链,暂时先挂在周泽楷脖子上当作说话工具。

“要不先联系下小江?”

周泽楷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准备先拖一阵子看看情况。叶修提议至少要先联系下战队里的人,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

小孩儿捧着手机,费力地用短短的大拇指戳出一个长句子:“他跟家人去旅游了,过几天才会回来……”

如果现在告诉他,江波涛肯定会中断假期赶回来。战队队长变小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知道...

【周叶】我不是,我没有 2

“……你叫我什么?”饶是一向心理素质过硬的叶修也不禁平地一声雷,惊呆了。

周泽楷小朋友笑得很是可爱,虽然不能说话,前辈两个字的口型还是十分到位,这一次仿佛可以看到后面还跟着三个欢快的感叹号。

“……小、小周?”

其实职业圈可以叫他一声前辈的实在太多了。正经点儿说,除了韩文清谁都能喊上这一声。可是那张越看越像周泽楷的脸,那熟悉的腼腆又害羞的笑容,实在是让叶修不作第二人想。

他觉得自己可能烟瘾上头出幻觉了,需要理性讨论一下青天白日把一个两三岁小孩看成远在另一个城市的轮回队长这种事的荒谬程度。

周泽楷小朋友就没有这么多震惊了。他还觉得自己在梦里呢,这会儿看到叶修认出自己,很是开心,用力地点...

【周叶】我不是,我没有 1

*一句话概括剧情:小周变成小小周了。


夏休期的第十天晚上,终于结束一堆商业活动的卫冕冠军轮回队长终于能躺在自家公寓床上摊煎饼了。

周泽楷头发都没来得及吹干,平板还压在肚皮上,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里,他不小心把一叶之秋的手办掉进河里了。河水一片翻腾,而后江波涛从河里缓缓升了上来。他一手托着一个一叶之秋的手办,问:“你掉的是这个第八赛季叶秋大神退役纪念限量版一叶之秋手办呢,还是这个第三赛季三连冠限定版一叶之秋手办呢?

周泽楷:“……”

他不想吐槽江波涛为什么变成了河神,不过这个套路他知道。青年十分老实地摇头:“都不是。”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掉的是第七赛季的普通版一叶之秋。

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