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迎风飘扬的腿毛

【周叶】恒星罗盘 13

目录


周泽楷下了车,叶修指着身后一米处:“站过去。”

周总裁迟疑地迈了一步:”叶修?“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叶修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座,关上了车窗,片刻后带着他的西装外套和车钥匙一起下车。

周泽楷:“???”

叶修对着车钥匙捣鼓了一会儿,成功把车锁上,扔回周泽楷:“走了。”

说着还冲不远处的杜明招手:“小杜!”

走?走去哪儿?周泽楷茫然地跟着叶修进了电梯。杜明闪身进来,瞥见老板“我是谁我在哪儿”的懵逼表情,顽强地憋住笑。

叶修眼神示意,杜明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陪他们上了顶层,将房卡交给叶修,又直接坐电梯下去了。

周泽楷:“???”

他有些搞不清状况,只能老实跟在叶修身后。男人一手挎着他的西装,另一只手转着房卡,脚步悠然自得,偶尔回头看他一眼,眼中揶揄的笑意让周泽楷不由得心跳加速,脚下的地毯似乎太软了,走直线有困难。

之前在县城拍戏,条件有限,顾不上讲究,男主角和导演不得已挤了一间房。回到H市,尽管市郊的酒店豪华程度有限,陈果还是按正常剧组里应有的待遇,给叶修订了个豪华套间,让他单独住在顶层。

叶修一开始不同意,觉得铺张浪费,兴欣有多穷他又不是不知道,哪有这些闲钱来搞排场。陈果见说服不了他,只能把杜明往前一推。

杜明结结巴巴:“这个是周先生的意思……”

他真的不想在背后就老板酸溜溜的小心眼发表意见!

叶修:“……”

当然,不止叶修,全剧组的房间都跟着升了一个等级。前室友魏琛在收了周总裁送来的十条黄鹤楼后,俨然见利忘友,主动帮杜明把叶修的行李拎进了顶层的套间。

眼下,叶修就站在那间套房前,划卡开了房门:“进来吧。”

四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也不过就是个略宽敞些的套间。叶修将周泽楷的西装挂到衣架上,见他仍站在门口,疑惑道:“站在门口干嘛?”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小心地迈出一步走进门内,让门在他身后自动合上,发出咔哒一声脆响。青年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前,紧紧盯着那个正在吧台前准备烧水的男人。

他有种奇怪的、模糊的直觉——刚刚那一步,是叶修默许自己走近他的。

恍神只是一瞬间,周泽楷局促地在沙发上坐下,眼巴巴地瞅着叶修,心脏还在噗通噗通通毫无规律地瞎蹦跶。

拍了一个多月的外景,叶修不可避免地黑了个色号,弓身时露出的一截腰便显得越发的白。周泽楷看了两眼就不敢再正眼看了,改用眼角余光偷偷瞄。

叶修虽然不爱健身,奈何老天赏饭吃,只要作息规律不熬夜,就不会轻易虚胖起来。尽管腹肌什么的追求不了,身体的线条却保持了镜头前应有的体态和柔韧,瘦削却不单薄,看起来就……手感很好的样子。

周泽楷喉结滚动,正觉得饿,肚子就配合地咕噜了一声。

周泽楷:“……”

恰巧电水壶烧完,房里静了下来,这一声分外清晰。叶修看着鸵鸟一样低着头,下巴都快戳到胸口的青年,不自觉地笑了起来:“饿了?没吃晚饭?”

周泽楷想了想,酒会上他确实没吃什么东西,拿了杯香槟撑门面,也一口都没喝,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见他红着耳朵点头,叶修从架子上拿下两包方便面:“给你泡个泡面?红烧牛肉?鲜虾鱼板?叫外卖也行,就是慢一点。不过先声明啊,哥泡方便面的技术一流,目前只有沐橙享受过。”

这两个选项根本无法造成选择困难症,周泽楷果断选了泡面,然后好奇地溜达到吧台边,想看叶修的泡面技术到底如何一流。

……结果不就是最简单的挤调料包倒水么?面对满脸探究的周泽楷,叶修笑着把泡面推到他面前,右眼轻轻一眨:“影帝光环加持过的。”

叶修的眼睛生得很温柔,瞳仁分明,眉眼间总像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恬淡平和,自有一份不为风雨所折的韧性。此刻他正含笑看着周泽楷,眼尾弯出了一道赏心悦目的弧度,长长的睫毛一触即分,像眨出了一朵小火花。

周泽楷顿时感到心脏一阵发麻——他被叶修电到了!

真人的杀伤力果然比大屏幕强几百倍……周总裁被电得有些晕乎乎的,塑料叉子掉进面汤里都没发觉,还是叶修眼疾手快地捞起来。

“快吃啊,等会儿要糊了。”叶修示意他绕到自己一侧,有固定的高脚凳,“坐这儿,我看会儿剧本。”

周泽楷依言绕过来,利落地一蹬长腿,坐到高脚凳上。奈何西装裤的面料过于光滑,本该帅气坐稳的周总裁又滑了下来,往前栽倒。

周泽楷:“……”

叶修条件反射地扶了他一把,二人的上身撞在一起,距离一下子缩短到近乎为零,让他们鼻息交错,四目相对。

青年浓密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清澈的眼睛里落了一滴水似的,泛开波澜,像是忽然蒙上了一层湿润的雾气,眸色渐深。

叶修清晰地听到周泽楷的呼吸停滞了短短一瞬,陡然粗重了起来,又被小心谨慎地克制住了。

小周的颜值在这种距离简直是犯规的……理智知道应该拉开距离,叶修却一动不动。他的视线往下偏移几公分,落到对方形状美好的淡粉色嘴唇上。

手心下,周泽楷的手臂肌肉紧张地纠结在一起,将衬衫袖子撑得紧绷绷的。叶修被这股隐忍却又血脉喷张的荷尔蒙蛊惑了,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凭空而生的强烈冲动。青年眼也不眨,带着几分急迫和忐忑,定定地凝视着他。叶修抬起眼,对上他深切的眼神,忽然一阵口干舌燥,嘴唇轻轻动了动。

周泽楷的身体不易察觉地往前倾了几公分——

门铃突如其来地响了起来,打破了凝滞的暧昧。叶修一怔,下意识地退开一步,声音有些哑:“……我去开门。”

杜明自觉办事很有效率,迅速给老板开了隔壁的豪华套间,就捧着房卡奔回来了。哪知叶修给他开了门,吧台后的老板却向他射来了一束如电如火的凌厉视线,看起来对他非常不满。

杜明挠头:“???”

老板的眼神太诡异,求生欲极强的杜明留下房卡,找了借口遁走。叶修坐到沙发上看剧本,头也不回地对心不在焉拨弄泡面的周泽楷道:“开夜车不安全,住一晚再走。”

他顿了顿,又道:“下次别这么折腾了,大老远开车过来……”

身后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想你了。”

叶修摩挲着剧本的手指定住了,心想在停车场我就知道了,这小混蛋还拼命扔直球!

偏偏他就吃这一套——叶修勾起嘴角,状似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可以视频啊。”

周泽楷一愣,整张脸立时亮了:“嗯!”

哧溜哧溜吃泡面的声音变得欢快起来,叶修轻咳一声,专心看起了明天要拍的部分。

周泽楷吃完宵夜就乖乖回房了,第二天一早回了S市,与这天进组的方锐擦肩而过,剧组其他人甚至不知道他来过。

拍摄到了后半段,重要的大戏接二连三,陈果的心情每天在片场跟着演员们的情绪起伏而波动,加上嘉世新片杀青、开始进入后期制作,计划贺岁档上映的新闻传出,她更是坐立不安,和叶修在片场外等方锐时紧张得原地直转圈。

叶修咬着烟,无奈道:“老板娘,你这么紧张干嘛啊?方锐又不会吃了你。”

陈果瞪了他一眼:”你不懂!“

自从去年底林敬言的呼啸一哥地位被唐昊取代,转签霸图之后,业内就开始传出风声,说留下来的前最佳搭档之一方锐和新呼啸的理念不合,和唐昊及新晋流量小生赵禹哲之间关系也并不融洽。他和呼啸的合同明年到期,续约的可能性不大。这半年多,呼啸一直没给他安排什么像样的新工作,方锐几乎等于被雪藏了。

饶是如此,以方锐的咖位和身价,拉来剧组也足够压死兴欣的一干新人了,陈果能不紧张吗?

见叶修有把人签到兴欣的意思,她顿时压力山大。就兴欣这紧巴巴的财政和有限的资源,要不是叶修零片酬出演,只拿基本工资,《格林之森》都拍不下去,哪儿还供得起方锐啊?

“放心吧,那家伙不是钻钱眼的类型。”叶修轻描淡写道,“只要让他看到兴欣的未来,签下来未必没有可能。”

陈果惆怅地想,再怎么不贪钱,这也是娱乐圈啊,多的是其他公司能给出比兴欣更高的价码和更好的资源。她长叹一声,不说话了。

二人在树荫下等了十分钟,方锐到了。他和助理下了车,冲叶修招手:“老叶,好久不见啊!”一笑就露出一口白牙,阳光灿烂的,没有一点明星架子。

他客串的角色是十年前调查连环杀人案的警察之一,也是第一个且是唯一一个怀疑叶修的人,然而由于证据不足,最后只能无奈放弃。因此他的剧情几乎全是和叶修的对手戏,试探、旁敲侧击、诱导、反诱导……看似普通的言语交锋下暗潮涌动。虽然戏份很少,却张力十足。魏琛当时烦恼选角,叶修歪在电脑前抽烟,闻言说“我来问问”,然后拉出了QQ敲方锐,上来就直白一句:“点心大大,最近是不是很闲啊?想不想工作啊?我这有一份包食宿的临时工……”

魏琛觉得叶修这家伙纯属找抽,结果方锐竟然真的答应了!

他不仅同意来,还提早两天进组,说想跟着剧组熟悉一下氛围,找找感觉。叶修压根没有给他提供贵宾待遇,一整天方锐就拎着个小板凳,哪儿不碍事就坐哪儿,聚精会神地看着场中的拍摄。

TBC


我又欠了小周一个亲亲嘿嘿嘿!

评论(24)
热度(425)
© 千夜壹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