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迎风飘扬的腿毛

【周叶】恒星罗盘 5

目录


  这天稍晚,剧组的最后一名主要演员,雷霆新人戴妍琦也进组了。第二天一早就是开机仪式,众人一起吃了顿简单的晚饭,就各自回房休息。叶修和魏琛聊了一会儿剧本,正准备睡下,忽然听到隔壁的门吱呀一声,杜明低声说着电话下楼了,声音透过门板模模糊糊地传进来:“我马上下去。”

  魏琛入睡快,已然打起了小呼噜。叶修踱到窗边往下望去,见一辆黑色SUV从县城中心方向缓缓驶来,杜明小跑着迎上前,从后备箱里取出行李箱,同时车门开了,周泽楷迈着长腿下了车。

  叶修一愣,没想到周总裁百忙之中竟然真的来参加开机仪式了。县城偏僻,从最近的机场开车过来也要三个半小时,途中多是绕山公路,还有几公里正在修路,满地的泥土石块,着实不是一段轻松的旅途。即使门前路灯光昏暗,叶修也能清楚看到青年脸上一抹淡淡的倦色。

  杜明拎着行李袋走在前面,为周泽楷带路,一边低声报备:“叶先生已经睡下了。”

  周泽楷点点头,放轻了脚步。他飞了三个小时,又在车上颠簸了三个多小时,难免疲倦,一个呵欠刚飘到嘴边,余光瞥见走廊的某扇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闪出来,疲惫立刻一扫而空。

  “叶……”想起大家都已休息,周泽楷忙压低太过兴奋的音量,小声道,“叶修!”

  叶修咬着一根烟,趿拉着人字拖走过来:“小周晚上好啊。”

  他穿着件旧T恤和宽松的居家短裤,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打扮,周泽楷却上下瞅了好几遍,心满意足地用眼睛收藏了,这才问:“吵醒你了?”

  “还没睡,正好听到小杜下楼,出来看看。”叶修跟在二人身后进了隔壁房间,“路上过来挺辛苦吧?”

  “不会。”比起以前见一次叶修要飞十几个小时,现在已经轻松多了,周泽楷想着,满怀不舍却坚决地赶人:“早点休息。”

  “你也早点休息。”叶修见杜明忙着帮周泽楷的笔记本接网络,显然一会儿二人还要忙公务,便也不再多留。他扶着门把,犹豫片刻,还是扭头道,“你这么忙,开机仪式不来也没关系的。”

  周泽楷眨了眨眼,清澈的双眼中浮起一丝笑意,认真道:“你邀请的。”

  叶修不解:“啊?我有吗?”

  “有。”

  “什么时候?”

  周泽楷微笑不语,把叶修送回房间,道了晚安就回屋了。叶修躺回床上,在魏琛砸吧嘴说梦话的背景音中,翻来覆去地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似乎在第一次见面接过合同后出于客套提过这件事。

  却不想青年当真了,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赶来,就为了自己的一句话。

  不知道该说这小子是死心眼还是太实诚,迷惑人心的外表下却是如此的率直认真,这反差萌有点过分啊……叶修在床上翻了个身,蓦然想起那天晚上青年大胆直接的告白,总觉得躺不住,于是又翻了个身。

  等他惊觉自己睡前想着的不是明天的拍摄而是周泽楷,已是十分钟过去,叶修这才意识到周总裁这一手吊人胃口有多心机。

  “小兔崽子……”叶修失笑,把在脑海中得意挺胸的周总裁一脚踹出去,安然入眠。

  开机仪式没有媒体到场,办得十分简洁。兴欣资金有限,因而拍摄日程紧凑,仪式之后魏琛便催促剧组工作人员收拾起供桌,灯光和场务准备,几位演员则早已进了临时搭建出来的化妆间。

  从招待所到外景地还有一段二十分钟的山路,周泽楷睡得晚起得早,靠咖啡强打精神批阅文件,不时抬头往化妆间的方向张望。

  不多时,有人从化妆间里出来,径直走向魏琛。男人穿着柔软的白衬衫,袖口挽到手肘,露出一截线条优美的小臂。衬衫下摆随意地扎在休闲长裤内,没系皮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腰间,更显得宽肩窄腰。男人身上蹭了些许石膏,却不显邋遢,反而自有一股写意不羁。银框眼镜使他微下垂的眼角看起来温和无害,面无表情的时候却又透出几分心机深沉,一看就是——

  “哈!好一个杀人如麻的斯文败类!”魏琛评价。

  叶修不太适应戴平光镜,手指捏着镜架调整,一开口,那股神秘优雅的艺术家气质就消失无踪:“论斯文我一骑绝尘,论败类我要对你甘拜下风。”

  魏琛送给他一个字正腔圆的“滚”。

  电影还没正式开拍,导演和男主角就对喷起了垃圾话,在场的其他人却一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的淡定,杜明不禁有些状况外。他低头看向某位忠实粉丝,想问问叶神拍戏都是这个画风吗?却惊见咖啡已淌了一键盘,而某忠实粉丝还浑然不觉,只顾呆呆地看着叶修。

  “周先生!电脑!”杜明忙把周泽楷手中歪成三十度的咖啡杯抽走。

  “嗯?”周泽楷茫然地低头一看,立时抱着笔记本跳了起来。

  凉棚里的手忙脚乱吸引了他人的注意,叶修疑惑道:“小周怎么了?”

  “看你看呆了呗。”魏琛满脸无趣。

  叶修:“……”

  魏琛高深莫测道:“我本来还怕投资方大老板门外汉还指手画脚,原来人家大老远过来追星的,啧啧啧。”

  叶修淡定道:“哥这么帅,有个有钱的粉丝多正常,你不要没人粉就心态崩了,这样不好。”

  魏琛:“呸!”

  正巧唐柔和戴妍琦化好妆出来,走到魏琛和叶修身边准备听导演讲戏,二人便止住话头,正经起来。

  电影拍摄的顺序并不会按着剧情进度来,尤其外景拍摄更讲究天气等因素,需要演员精确掌控某一段剧情角色的心理和情感,对经验不足的新人们来说,讲戏便格外重要。

  叶修一边听着,一边看了眼周泽楷的方向。青年正和杜明抢救笔记本,还总是一心二用地往他这边瞥。四目相对,周泽楷一怔,满脸通红地别开视线,好像再多看叶修一秒,他就要原地爆炸了似的。

  叶修有些想笑,不再看他,专心听魏琛讲戏。

  《格林之森》采用了推理小说的经典设定“孤岛模式”——整部电影的剧情发生在一个相对封闭、与外界隔绝的空间里,成员在短短三天内先后死亡,十年前的连环杀人案与如今的种种离奇事件环环相扣,最后在逃十年的连环杀手伏诛,蛛丝马迹却指出凶手不止一人,另一位正是那唯一的幸存者……

  故事开头,一场暴雨和被山洪冲断的石桥将来远足的三男两女五位大学生困在了山林之中。五人在暴雨中找到了一栋荒凉老旧的别墅,临时进去避雨,却发现这看似毫无人气的老房子里住着一位神秘的雕塑师。在对方礼貌却冷淡的邀请下,一行人决定在山下村民将石桥修好前暂时留宿两天。

  第一场正式拍摄的剧情,便是第一夜过后,雨后新晴,两位女生在别墅附近散步说着悄悄话,巧遇神秘的屋主。

  这一段叶修和唐柔的戏份是重点,魏琛仔细对唐柔分析了角色心理,三人又走位了两次,开始第一次试拍。

  戴妍琦亲密地挽着唐柔的胳膊,娇憨道:“我知道呀,但是他的气质真的很特别嘛……你说他为什么会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呢?”

  两个女孩子脑洞大开,想了好几种浪漫的原因。见戴妍琦越说越心动,唐柔鼓励她:“反正我们暂时也下不了山,有好感就去试试看?”

  “人家要是觉得我不够矜持怎么办?”戴妍琦几步走到前面,苦恼地揪着小路旁的野花玩儿。唐柔望着她的背影,温柔的表情似有动摇,默默垂下眼睫,迟疑了短短一瞬,挣扎道:“……其实我觉得,何先生他——”

  话音未落,草丛中忽然传来一声响动,戴妍琦不禁尖叫一声:“呀!”

  待看清突然从树后转出来的男人,她轻抚胸口:“……啊,原来是何先生,吓死我啦!”

  叶修:“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

  男人的嗓音温和干净,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他轻声向戴妍琦道歉,哄得女生眉开眼笑,同时眼皮略微抬起,看了不远处的唐柔一眼。那眼神透过透明的镜片,仿佛被过滤掉了饱含感情和温度的部分,冰冷锐利,那双好看的眼睛冷漠无机质,不似活人,让戴妍琦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忘词了。

  “卡!”魏琛的声音及时响起。

  戴妍琦回神,连忙道歉:“对不起,忘词了!”

  “没事,再来一遍。”魏琛挥挥手,示意各人归位,自言自语道,“就老叶这德性,嘉世也好意思说他演技下滑,真是作孽啊。”

  开机头几天,拍摄的剧情多以过渡、辅助剧情为主,帮助演员抓感觉、调整状态。这一条拍了两遍过了,又分别补拍了几个特写镜头后,魏琛招手让两个女生过来,接着讲下一条。

  像叶修这种不用调整,入戏出戏一秒切换的,魏琛讲起戏来没有任何成就感,因此用眼神示意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接下来几条都是主拍几位年轻人,没叶修什么事儿。怕在太阳底下晒出汗妆容易花,叶修在摄像机旁看了一会儿,见几位小辈的表现可圈可点,便放心地溜回凉棚里暂作休息。

  一瓶水递到面前,叶修接过,抬头道谢:“谢了小杜……是小周啊,谢谢。”

  他还戴着平光镜,仰头的角度显出几分平时难见的纯良,笑起来却又故态复萌,斯文中透着不正经,不经意的撩人。周泽楷呆呆地和叶修对视片刻,视线下落到男人敞开的领口,脸慢慢红了,挣扎着移开视线,又忍不住偷瞥他。

  “怎么了?”一看到青年的反应,叶修就控制不住想逗他——这小子害羞起来实在太好玩了,“哥戴眼镜不好看?”

  周泽楷吭哧吭哧半天,红着脸小声说:“……好看死了。”

  叶修一愣,周总裁已经扭头跑了,途中差点把椅子绊倒,换来坐在角落竖着耳朵偷听的杜明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

  TBC

评论(42)
热度(556)
© 千夜壹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