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迎风飘扬的腿毛

【周叶哨向】联星 8

三小时后,江波涛头顶几片树叶,安详地躺在地上装尸体。

不远处,叶修正支援着唐柔和孙翔打得咣当作响,冷兵器交锋发出的金属摩擦声不绝于耳。江波涛扭头看向一旁趴在地上的轮回尸体三号杜明,后者正努力梗着脖子,一脸花痴地看着唐柔。

“女神,太帅了……”杜明总算还有点尸体的自觉,没有给唐柔鼓掌喝彩,不然孙翔招架两人围攻再困难,也要把匕首扔过来给他的尸体戳一个洞。

“砰!”一声枪响宣告战斗终结。孙翔不情愿地躺下,成为第四具尸体,抹着胸口的红色颜料狠瞪叶修:“偷袭算什么本事,有种单挑啊!”

“神经,谁要和哨兵单挑。”叶修双手叉腰,理直气壮,“躺好躺好,有个尸体的样子,不然我要跟导演组举报扣分了。”

孙翔再不服气,也只能干瞪眼,眼睁睁看着叶修收走他的通讯器,开始在轮回的通讯频道里刷垃圾话。

江波涛安详地看天空。今天天气不错,碧空如洗,是冬天特有的高远的深蓝。

“……你再不过来,我就要直播鞭尸了,我看先从孙翔开始……”

“叶修你妹!”

“……早上叫你洗干净脖子,洗了没有啊?……”

江波涛的通讯器没有被没收走,可他是个很有职业道德的尸体,一边听着周泽楷“嗯啊哦没有不行不可以”,一边恨不能用脑电波通知他:别过来了,这里不止叶修和唐柔……方锐乔一帆苏沐橙都在,全都摩拳擦掌地等着你呢。

要是早知道叶修会临时调整战术自己冲到前线,他早上就应该毫不犹豫地把周泽楷卖了。人家小两口之间的事,他掺和个什么劲呢?江波涛摸着自己的良心,觉得有些委屈。他不过就是出去当了个传话人,第一个被叶修辅助唐柔挑趴下的就变成了他。

在场的几个兴欣哨兵有叶修调整五感,战斗水平均保持在通常水准以上。饶是如此,连耳力最好的唐柔还在周泽楷潜伏到据点外不远才发现他。

叶修老神在在地靠门站着,目送唐柔压低身形冲出去的背影,食指点着鼻尖,皮质手套掩住了他唇边一丝得意的笑。

这小子,又变强了。

哎,那个输给自己,就会别扭地闷在打靶场练习到陶轩都心疼子弹的小孩儿,是再也看不到了。

片刻后,唐柔和周泽楷正面交火。光是听那密集而富有节奏的枪声,叶修都能描绘出周泽楷战斗的模样。青年的身形敏捷如豹,眼神凌厉。子弹仿佛是他双手的延伸,是他的意志的体现,所有风向、惯性和后坐力对弹道带来的影响,全都在他精密的掌控和计算下成为助力。

第一哨兵,枪王,从来不是浪得虚名。

可惜他们没有并肩作战的机会,不然……

叶修笑了笑,摒去这些不合时宜的念头。他甩甩手腕,借着地形和树木的掩护,慢慢向唐柔和周泽楷的方向摸过去。

“小周也太快了。”通讯器里传来苏沐橙有点郁闷的声音。她瞄准了几次,周泽楷要不就是彻底闪避,要不就是巧妙地避过要害,要不就是借着唐柔的身形卡苏沐橙的视角,身上挂的彩也是衡量过伤害的,判定不影响行动。

不知道猫在哪里的方锐说:“不愧是老叶手把手交出来的,走位就是猥琐。”

“你躲着有用么?还不快去支援小唐。”

“我再观察观察,偷袭才是硬道理——哎哟!”方锐突然捂着屁股从藏身的树丛里跳起来。

早就感知到方锐的周泽楷终于在唐柔的攻击中找到破绽,头也不回地往他藏身的树丛补了一枪。

“尼玛周泽楷,不要以为我们是同期我就会手下留情!”

“上!”确认包子已经到位,叶修毫不犹豫地发下围攻的命令。

小树林中,黑暗哨兵的信息素骤然浓郁。唐柔只觉得周泽楷的速度和力量突然爆发式提升,一个滑铲近身,双枪入袋,人已经欺近到眼前。她明明用了最快的速度将刺空的匕首收回,却根本不及第一哨兵迅雷般出手,擒拿术扣住她的手臂往身后扭,千斤重的力道瞬间压下。唐柔被迫单膝跪下,左手摸出军靴里的小型匕首反手刺出,然而扣下扳机的声音已然在她脑后响起。

“砰!”

兴欣的包围网尚未结成,就已经被撕开一个口子。

唐柔不甘地“阵亡”倒下,周泽楷早已抽身而退。青年再次双枪在手,几个后跃和冲上来的方锐拉开距离,一枪逼得包子不得不中止偷袭的动作,另一枪打断了站在阴影里正集中注意力进行精神暗示投射的乔一帆。

一转眼,周泽楷已经在包围圈之外。他扩大感知范围,想确认方明华和吴启的位置,打算先和他们会合,精神力场却被生生截断。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转身射击,手腕被轻巧地格开,那人偏过头,子弹从他耳畔以毫厘之差擦过。

是叶修。

以前一年只能见两三次的时候,那漫长的等待,却比不上这两天不能见这个人的煎熬。

叶修笑得很好看,充满斗志,求胜欲,觅得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的兴奋,全都写在那张周泽楷熟悉到刻骨的脸上。

十年里,他们不知道有多少次交手,从周泽楷伸手也够不到叶修的脸,到终于可以和他以同等的高度视线交汇。

他们都太熟悉彼此了。

没有语言交流,叶修的精神攻击铺天盖地而来,近身体术更是行云流水。周泽楷展开精神屏障抵御,快速地Z字后跃,枪口对准叶修的眉心。

他的手毫无颤抖,十分稳定。他知道叶修一定可以躲过这一枪,他也知道叶修不会希望他在两人久违的对战里心软。毕竟这些对战的套路,他们在五年前已经练习过无数遍,而那时的周泽楷,从来没有赢过叶修。

可是他看到叶修的表情突然变了,不是惊恐,而是焦虑和害怕。

叶修没有继续攻击,反而向他疾冲过来,嘴唇急速张合,像是在喊着什么。

“叶修?”周泽楷疑惑地问。他觉得哪里不对劲,下意识地想把枪口按下。然而手指仿佛被他人操控,枉顾他的意志,擅自扣下扳机。

震耳欲聋的枪响中,叶修的眉间爆出血花。他最爱的眉眼一瞬间血肉模糊,被鲜血浸染的眼中还带着被背叛的不可置信和怨恨,透亮的瞳孔光芒散去,映出自己扭曲的脸。

叶修倒了下去。

“叶修——!”


“小周!”叶修护住周泽楷的头部,抱着他往一旁滚了两圈才消化掉惯性的冲击。后背重重撞在树干上,疼得他龇了龇牙,也顾不上自己,先把周泽楷放平,拍拍他的脸:“小周!”

青年毫无生气地躺着,双目紧闭。叶修手指搭上周泽楷的颈动脉,脉搏跳动十分缓慢微弱,让人难以相信几秒之前他还跟叶修打得眼花缭乱。

叶修按下紧急通讯键:“小周神游了,快点联系导演组和轮回医疗组,坐标xxx,xxx。”

他回头示意包子和方锐:“先把他抬进据点。”

叶修之前已经见过一次周泽楷进入神游,但是这一次完全不同。他莫名地慌乱和害怕,即使说不出原因。

在周泽楷失去意识前的一瞬,叶修感觉到他的精神屏障突然粉碎一般地裂开了,然而叶修已经投射出去的精神攻击却没有碰触到任何目标。

他居然感知不到周泽楷的精神力场。

难道小周的激素危向已经突破到第六级了?他失感了?他……他莫名躲了自己两天,就是因为激素危向又恶化了?

叶修不能控制自己往最糟糕的方向思考。他握着周泽楷冰冷的手,下意识地揉搓着,想让它温暖起来。

周泽楷毫无知觉地躺在地上,眉宇间满是平静的神色,仿佛他只是陷入沉睡,正做着一个温柔的美梦。

“队长……”轮回队员全围在一旁,一个个急得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叶修抬头望了他们一眼,又扭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苏沐橙。

她脸色苍白,叶修不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脸色太可怕了,连嘴唇都失了血色。他低声说:“沐橙……”

“相信他。”苏沐橙伸手按住叶修的肩,担忧地发现迷彩服下叶修绷紧的肌肉正在微微颤抖。

叶修垂下眼,用力地咬了咬嘴唇。他不再看苏沐橙,小心翼翼地抬起周泽楷的上半身,抱在自己怀里。

“你们先出去。”叶修发话,声音里有一种不容违抗的力量。在场的哨兵全都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压制了,不自觉地按下躁动焦虑的心情,齐齐望向他。

“可是队长他——”孙翔还想说什么,被江波涛抬手拦住。轮回副队定定地看着叶修,第一向导正低头注视着怀中的青年,对他人的视线无动于衷。

“我们就在门外,有需要喊我们。”江波涛说完,带着满是担忧的轮回队员们先退了出去,苏沐橙带着兴欣众人紧随其后,细心地帮他们关上门。

叶修抚摸着周泽楷沾了硝烟尘土的头发,再看看光秃秃布满弹痕和划痕的据点,苦笑。

他知道以门外那些哨兵们的耳力,自己说了什么就跟用了扩音器似的,字字清晰。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捏捏青年冰凉的脸颊,埋怨似地说:“你说你这死小孩儿,居然让哥在这种破地方和你精神结合,说出去第一哨兵的脸还要不要了?”

周泽楷毫无反应。

叶修紧了紧手臂,低下头,和青年额头相抵,精神力场仿佛轻柔的羽织,将两人与世隔绝。

“小周。”叶修低呐,轻轻吻住周泽楷。


TBC


下章不是车(先说好了免得你们说我卡肉(。

总算卡过了这一章,再不写完点文的债主太太要用薯片谋杀我了QvQ

评论(28)
热度(459)
© 千夜壹夜 | Powered by LOFTER